于溟,一名
胜利的中国商人,在面对来自故乡不公正的遭遇后,他试图向世界讲述他所阅历和看到的十足。

为了揭破中共在奥运会筹备事情中的人权虐待和严刑,他精心谋划逃离劳教所,听起来像是好莱坞的惊险片;他撰写文章,揭破监狱制作盗版书、盗取
国外作家的知识产权;他与中国的人权状师配合,在中共法院提告江泽民、要求索赔;逃往美国后,他现在公开讲述本身的故事。

2019年,1月27日,于溟抵达旧金山国际机场与老婆和儿子团圆
(The Epoch Times)

2008年8月初,当全世界惊叹北京隆重的奥运会开幕式时,35岁的企业家于溟却被关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隶属病院内,他刚阅历了历久的严刑熬煎。

他被高压电棍历久电击和殴打。三个月来,他一向被关在一个特制的铁笼子里,既不克不及站立,也不克不及躺下睡觉。记得有一次,他被差人故意拽下楼,脸朝下,他的头被狠狠地敲在每一级台阶上。

这是他第三次因修炼法轮功而被监管,从1999年7月至今,法轮功一向在中国遭到共产党的虐待。

1996年,于溟通过一名
客户起头修炼法轮功。客户将法轮功最主要的一本书“转法轮”送给了他的老婆。

那时,于溟已是中国东北辽宁省会沈阳市的一名胜利企业家。他的时装公司有100多名员工,并直接带动6家国有供应商,吸纳了1000名员工就业。

刚起头,他的客户和他的老婆都以为于溟不是那种对修行,精神钻营感兴趣的人,他们不给于溟看这本书。但是,他们越不想让于溟瞥见,于溟想越弄清楚这本书到底是什么。

于是,于溟从他的老婆那里拿到了《转法轮》,并一晚上读完了书中的六讲内容。第二天早上,于溟起头在公园里寻找到一个法轮功练功点,深造炼功动作。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包孕五套功法,遵循真、善、忍的修炼准绳。对习练者在改善身体健康、减少压力方面有突出效果,同时也有助于改善与家人和同事的关系,领悟性命的意义。

1992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公开面向社会传授法轮功,人们通过口耳相传,在中国敏捷传开。到1999年,媒体报导中国有1亿人修炼法轮功。

法轮功的受欢迎程度引发了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不安和妒忌,他害怕民众做共产党把持之外的事,他也害怕中国人发明法轮功的传统品德教义(真、善、忍)比基于唯物主义,无神论和阶级斗争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更具吸引力。

从1999年7月起,江泽民调动一切国度资源镇压法轮功。这些政策和虐待手腕直接导致了2008年,于溟在蒙受严刑虐待后、卧床不起。

于溟曾被中共劳教所关在类似如许的铁笼里,不克不及站,不克不及坐,长达三个月(明慧网)

飞越劳教所

2008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于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被送到劳教所,罪名是“企图抢劫”或“准备偷窃”。

当时大纪元报导,中共为确保奥运会前北京的“保险”,将超过300万人赶出首都,超过6万间房屋被撤除
,超过100万人被送进劳教所。

在劳教所,中共为“转化”法轮功学员——迫使他们废弃崇奉,加重严刑和虐待,逼他们尽忠于共产党。

于溟无法忍受亲眼看到无辜的人蒙受如此严重的熬煎。他想,在北京取得奥运会举行权后,外界应当晓得中国发生的事:共产党政权不如国际社会所期望改善中国人权,反而为办奥运会虐待甚至杀害老百姓。

于溟决议揭破这些。

但如何做?他作了一个大胆的企图。

依照他的企图,将有两名法轮功学员逃离劳教所,随后与在北京采访奥运会的外国记者联络,把中国劳教所的情况告知外界。

在病院较松的监控下,于溟想办法取得了手机、一些钱,还有一把锯子,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工具。

时常,劳教所的囚犯会被送往病院,而后再被送回劳教所。于溟通过他们悄悄传信和秘密沟通,谐和了此次病院出逃。

于溟还联络了在里面接应的人,还找人租了一处处所存身,由于他预计差人会举行疯狂搜捕。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要考虑:在两名法轮功学员逃走后,值班差人和同一牢房的22名囚犯必定会受牵联和严惩。

作为一个遵循“真、善、忍”教义的人,于溟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他想善待这些不知情的人。

以是他设法弄到一些安眠药。他告知大夫他睡不着。当拿到安眠药后,他会在护士眼皮底下吞下安眠药,但实际上变戏法地把药藏在另外一只手上。

就如许,他一点一点攒够了药,在逃狱那天,让一切囚犯和保卫在牢房里睡过去,如许他们就不会受牵联而被追责。

2008年8月11日,于溟的企图正式实施。牢房窗户的铁条被砍断,两名法轮功学员顺着用被单拧成的绳索从三楼下到地面。

十足进展顺利。他们在准确的时间、准确的地点被准确的人接走⋯⋯但第二个负责租房的接头人一向不出现。

不人晓得哪儿出了错。于溟不得不安排他的老婆马莉去接这两个人,并把他们藏在本身家中,尽管他很清楚这太冒险了。

果真,三天后,数百名差人,此中一些人手持枪支,围住了于家的全部
住宅区,并带走了两名逃亡者以及马莉。

在北京奥运会时期,这个几乎胜利逃离“模范”劳教所的案子,把共产党政权的最高领导人逼疯了。此次逃狱被列为“重大事件”;至多7名差人被解雇,两名劳教所的副主任遭到惩罚。

于溟和逃走的两名修炼者遭到了凶恶的严刑鞭挞

于被吊在门上,两只胳膊被伸开,而双脚几乎不克不及沾地。他就如许被挂了一个多月。有时,当他要上厕所时,他才被放上去一会儿;有时,他要上厕所,差人也不把他放上去。以是,他只好尽量减少进食。通常,食物或水都是差人直接塞进他的嘴里。

他差点因此死掉。

(明慧网)

“另外两人被熬煎得更厉害。”于溟说,“劳教地点事发后给这两名逃狱者下了‘死亡目标’,意思是劳教所可以在不追查责任的情况下任意对两人举行刑讯逼供。”

于溟于2009年9月2日被释放。若是他不企图逃跑,他可能在大约20天内就会被释放。

在这逃狱阅历后,三位法轮功学员除了蒙受近乎致死的熬煎之外,每个人都被劳教所加期关押一年。

当被问及此次尝试能否值得,于溟当机立断地回覆:“是的,值得。我们必须如许做。虐待这些年,我身边的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已被熬煎致死。你怎么衡量这些性命的价值?对冒着性命惊险来阻止更多的杀戮,我从未后悔过。”

于溟和女儿在中国(马利供应)

盗版哈利波特书

中共的劳教所不仅自愿良心犯背弃崇奉,同时也利用他们赢利,良心犯是无成本的劳动力。

于溟回忆他和其他人是如何被迫在劳教所复制哈利波特的册本。

他说:“这是2001年年底、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结构后不久。我被扣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我们被迫裁剪、折叠、收拾整顿和装订《哈利波特》,还有其它书,中英版都有,还有其它语种。这些书是在别的处所印刷,等我们把它们装订好,再就拿走了。”

于溟和第6队一切被关押的囚犯装订这些书,一共做了三个多月。

于溟记得在阿谁时候,在6大队的大厅到处都可以看到堆成一米高的印刷品,走廊里也随处可见。3大队和5大队也在做这些书。

有人偷偷地把印好的纸张送到劳教所,来搬运印张的车辆看起来很破旧。印刷品质极差:纸张看起来很黄,到处都有印刷错误和痕迹。

为了在中国新年前准备更多的书,在寒假时期卖给学生,差人自愿被关押者事情很长时间,甚至通宵事情,不给他们任何报酬。

于溟估计,在这几个月里他们可以制作出几十万份如许的盗版书。

于溟默示,他早在2004年就写过一系列文章揭破了这一点,他希望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J. K. Rowling)或册本的受权出版商能看到、并举行调查,保护作者和出版商的权柄,固然
也包孕被扣押者的权柄。

当他的状师被判入狱时他取得了自在

自2009年以来,于溟第三次获释后,起头与一些中国维权状师配合,这些人权状师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供应辩护。此中有王全璋、王宇、董前永、江天勇等人。

2012年5月2日,外国记者在北京采访了中国维权状师江天勇。(Mark Ralston//)

2013年8月29日,于溟在参加侄子的婚礼时第四次被捕。当时,沈阳市十多名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抓。

由于沈阳市要开第十二届大学生运动会,中共领导人将前往沈阳,当地警方抓捕法轮功学员是所谓的“预防措施”,以防止领导人视察时期发生任何抗议或上诉。

得知于溟被捕后,曾与他配合的几名状师也起头着手处理他的案件,但他仍是被判处四年徒刑。

积极从事公益活动,为弱势群体和法轮功学员发声的人权状师王全璋被中共冤判四年半监管(私有畛域)

2015年7月9日,他的状师王全璋、王宇、董前永被非法抓捕,几乎同一时间,中国有200多名中国状师和人权活动家被捕。

在服刑四年后,于溟在2017年获释。2018年年底,他设法逃到泰国,在那里他取得了前往美国的签证。他的老婆已从美国政府取得了灾黎身份。

2019年1月27日,在中共的监狱累积蒙受了近12年的严刑虐待后,于溟终于在旧金山和他的老婆、儿女团圆
。但是
,就在他取得自在的同一天,他的状师王全璋在被秘密扣押了三年多之后,被判处四年半监管。

为王全璋辩护的状师于文生目前也被扣押在徐州看守所。

扭曲的事实美国中国不一样

作为良多事情的亲历者,于溟默示,中共媒体的良多宣传都是假的。

他说,公众不晓得2015年4月22日,中共中央电视台(CCTV)播放的法庭鞫讯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天,中央电视台的编纂歪曲报导了视频内容,并诽谤人权状师王宇。

那天受审的是一名
女法轮功学员李东旭,她当时与于溟一起受审。当李试图谈论她的案子时,法警重重地将她撞倒、并将她押到座位上。

李东旭84岁的母亲无法忍受看到她的女儿遭到如许的看待,她站起来抗议。

法警想要对这位84岁的白叟动粗,状师王宇离开座位去阻止他们的暴力。当她愤怒的谴责差人施暴后,王状师被拖出法庭。

中央电视台当天的新闻却报导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经由对鞫讯录相
的精心编纂,央视制作了“新闻”片段,指王状师屡次离开座位、制作“麻烦”,并在法庭上大呼小叫。

“人们很难想像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画面背后是什么,”于溟说。“让我感到难过的是,我在泰国和美国待的时间很短,但我却在这些处所屡次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在中国,我从未见过任何美国或泰国的电视节目。”

“我想总统川普(特朗普)在贸易谈判中对峙‘对等’是十分准确的。我希望同样的准绳也能适用于传媒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damfea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