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和蒋介石合影。(公有领域)

中共祸害中国和中国人已是不争的事实,而招致中共坐大的一个首要转折点——西安军事哗变以及两个配角,也在汗青上留下了相当不光彩的一页。

1936年12月12日,国民政府东南剿匪副总司令张学良和杨虎城在西安发动了武装军事政变,将到此视察的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劫持截留,招致蒋介石卫士排67名保镳全部被杀。逐渐披露的汗青真相和《张学良口述汗青》都表明,西安军事哗变的产生
绝非偶然,绝非如中共所描述的那样单纯是由于张学良爱国和想抗战,而是中共幕后谋划、推动的结果。两个配角张学良是中共秘密党员,杨虎城的妻子和几个属下也是中共地下党员。

张学良成为中共“特别党员”

为何要发动哗变?原来,当年在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下,受到致命袭击的中共中央红军开始了逃亡,其北上的目的不是抗日,而是为了与苏联靠的近些。中共逃到陕北后,接到了面临着东西方战争威胁的苏联的命令,要其谋求本国政府建立支持法西斯的“民族一致战线”,以继续“捍卫苏联”和“武装捍卫苏联”。但苏联采用的依然
是:既要建立一致战线,又要试图经由过程建立一致战线来实现共产党的领导。

在苏联的指示下,中共于1935年8月1日发表了“八一宣言”,一方面慷慨激昂地宣称,要与国民党配合抗日;另一方面又要“大家起来,冲破日寇蒋贼的万重压迫,勇敢地与苏维埃政府和西南各地抗日政府一起,组织全中国一致的国防政府……”,以取代正在抗日和踊跃准备全面抗日的中华民国政府。中共自此第一次喊出了抗日的口号,并今后开始了借抗日以反蒋、借抗日以图存和借抗日以扩张的共产反动“新阶段”。

而那时国民政府为了应付东南形势的需要,防范中共,特别录用蒋介石任东南剿匪总司令,西南军的张学良、东南军的杨虎城为副总司令,配合担任剿共任务。中共为了崩溃国民党的剿共计划,采用多种体式格局向西南军、东南军渗出、鼓动宣传
,并终究
取得胜利,一个重大突破是张学良成为了中共的“特别党员”。

不仅如此,在西安军事哗变前,中共、张学良的西南军、杨虎城的东南军这三方已商议要组建一个东南国防政府,目的是联合苏联,推倒南京国民政府,然后抗日。这属于甚么
性质?按照当下中共的看法,那就是“兵变”、“叛国”。更令人震惊的是,“张学良决心杀蒋并已选定杀蒋人选”。

对此,在口述汗青中,张学良曾讲了一句:“也能够说我就是共产党。”但对他如何请求加入中共的,以及他被批准为共产党员的事情,他都绝口不提。并且他还绝口不提本身与中共的关连以及东南国防政府之事。

另据中共党建杂志披露,中共中央统战部原部长阎明复曾就张学良是否是中共党员的问题问过吕正操,吕明确答复说:“张汉公是中共党员。”

此外,张学良在口述中还透露,西安军事哗变中杨虎城是配角,但名义上本身是配角,由于杨的妻子和部下大多是中共党员。

哗变前夜毛接到密电

按照毛泽东的机要秘书之一叶子龙的回想
,在西安军事哗变的前一天,中共机要科收到张、杨发来的一封密电。电文是用文言文写的,其实不太长。收到后,因有两个关键字不解其意,叶子龙等人琢磨了半天也没搞懂电报内容。

叶子龙没方法,用同音字庖代那两个字后,把抄好的电文送给毛。毛看完电文笑了,对叶子龙说:“要有坏事了。”继而让他把电报送给其余中共领导人看。第二天,就传来了张、杨武装挟持蒋介石的动静。叶子龙这才明白“坏事”是甚么
意义。

而在西安哗变产生
当天,毛泽东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称,西安事变是“按照张、杨、共三角联盟抗日反蒋的协定而产生
的,中共中央已踊跃推动张、杨坚决与蒋分裂”。

明显
,从张学良、杨虎城哗变前发给中共电报、毛的反应以及毛给斯大林的电报内容看,单方在事先存在勾结确实无疑。

哗变后的各界反应出乎料想

出乎张、杨料想的是,西安军事哗变之后,全国各界一片抗议和谴责之声。清华大学的教学一致默示支持,被中共吹嘘为战士的闻一多的立场犹为鲜明。为此,他与朱自清、冯友兰等一群著名教学,草拟了“清华大学教学会为张学良哗变事声明”。平日在教室上从不讲多余之言的闻一多,此时也抛开讲义,火冒三丈地说道:“真是厮闹,国家的元首也能够武装劫持!一个带兵的武士,也能够称兵兵变!这还成何国家?国家毫不允许你们破坏!首脑毫不允许你们妄加伤害!”已经立场暗昧的各地方势力也一致征伐张、杨。

而苏联的反应也更出乎张、杨的料想。在接到毛的电报后,担心同时将面临东西线作战的斯大林自拟电命令中共:毫不允许中共杀蒋。

希望借张之手杀掉蒋介石的中共只好派周恩来去胜过张、杨以及面见蒋介石。在周恩来启齿“校长”,闭口“校长”,并对其动以“天伦之情”,还一再向蒋保证能将被截留在苏联的蒋经国弄归国,让他父子团圆下,周博得了蒋的原谅和许诺,即中止剿共和联合抗日。中共由此取得了名正言顺的地位,并利用国民党抗战的机会,让本身坐大。

张学良后悔已晚

面对着全国的声讨和苏联、中共的“背信弃义”,张学良陷于深深的懊悔中,因而决议陪同蒋介石回南京,默示兴师问罪。张学良送蒋回到南京后,一直被囚禁、软禁,开初随蒋到了台湾。九十年代在美国假寓,2001年归天。

对本身当年的所为,张学良曾写了《西安事变反醒录》,以为本身对共产党认识不清,十分后悔。晚年虔信基督教的他还在1990年6月1日的九十岁生日时,引用《圣经》中的话说:“我是一个罪人,是罪人中的首恶。”

周恩来吁请蒋介石释放张学良背地

抗战胜利后,首届政治协商会议于1946年1月在重庆举行。代表中共加入的周恩来在会议时期遽然总论,称张汉卿(注:即张学良)师长“于民族有功”,但“至今依然
被禁羁著不自由”,因而“吁请蒋主席尽早释放他”。

对周恩来的遽然说辞,会场一片缄默,与会的国民党代表也不马上回应。沉寂了一会儿,国民党代表邵立子回应道:“张汉卿与蒋主席,不是首脑与僚属的关连,也不是统帅与部将的关连,而是如同父子般的关连。”意义是蒋介石对张学良是囚是放,属于家务事,外人置噱也无用。

应该说,卖力代表中共与张学良联系的周恩来,对张学良是心怀歉疚的,究竟是中共说话不算数,究竟西安哗变让中共有了充沛的喘息光阴。这也是为何中共屡屡向张学良收回约请,并在建政后鼎力大举鼓动宣传张、杨为“千古功臣”,是民族英雄。

结语

不外,看清了中共嘴脸的张学良,终于在其有生之年,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不管
中共怎样“盛情约请”,他都再不曾回到故土,不再给中共涂脂抹粉。只是当年的糊涂之举而造成昔日中共祸害中国几十年的结果,自称“罪人中的首恶”的张学良又怎么赎得清?

参考资料:

1、《张学良口述汗青》

2、《聆听汗青细节》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damfears.com